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38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38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字数:90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〈38〉

  没错,地铁无裤日,这样才算正常。

  自认为聪明,利用无裤日选地铁,想说做妓女把论文搞定,稳住官阶。没想到我竟变成别人的猎物。

  想到可能会被一群学生摸摸,我就很紧张;可一想到小鲜肉,又会让我情欲高涨。

  倪虹,你身为女警,怎可以这样公然淫荡?「不行,你们别乱来喔!我可不是…」马上开口否决陌生男人的话,接着把屁股夹紧,可一夹紧,双腿后却感觉夹到火热。

  「不行,都讲好的。你可不是什么?」他看我反抗,在我耳边小声说:「你敢不听话?信不信我割了你全部衣服,这节电车全是男学生,会怎样?」

  是讲好的,但我可不是女朋友啊!我更知道,青春期的学生,一冲动往往会不顾一切。

  「无裤日,不就是玩玩,大家HAPPY,难道这些一会吃了你?同学,你们说对吧?」

  同学一致点头,他开口命令我:「腿再开一点,开到最大…」我乖乖把双腿打开,却又怕他公然插进来。

  知道不能这样淫荡,可是小鲜肉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,我又想放弃抵抗,这怎么办?好矛盾啊!

  那陌生男人也怕我真的反抗,阴茎又对我二腿间的重要部位,用一顶一顶的恐吓。我当然知道自己很湿很滑,接着又在耳边恐吓我:「信不信?我可以一干到底?」

  「姐姐,可以吗?」有人把钱拿在手上了。一群学生都在看着我的反应,我的羞耻感有如狂烧的火。

  陌生男人再一次吆喝:「地铁无裤日才有的福利,有谁要摸我女朋友?一分钟,乳房一百块;小腹+腰肢五十块。」

  想要拒绝,下面马上又被恐吓,都快变成欲女了,进退二难,好难受喔!
  就在僵持之间,果然,一个男学生付了一百元。「你?这是干啥!」我浑身颤抖,眼睁睁看着他,二人彼此瞪着眼珠子,他伸手轻轻摸着我左边乳房。
  看第一个摸了没事,学生鼓譟,纷纷付钱给陌生男人,等着要摸我。

  二腿间像有一把刀架在重要部位,我不敢公然反抗。车厢吊环全握在别人手里,我只能倚在这男人臂湾里,右手紧抓着包包。

  「一分钟了哟!换人…」我又急又羞,被一群小男生,一个个轮流,伸手进我衣服里摸乳房。从没过,早说过我有病,被小鲜肉这一摸,我全身起鸡皮疙瘩。再听上他们窃窃私语:

  「她好美!」「水水的好嫩!」「雪白!」…

  虽不敢公然反抗,还是扭捏的抵抗着。可我自己知道,那只是做表面而已,被窃窃私语的议论,我心里泛起暴露身材美感的得意。

  其中有一个小男生摸完左边,又想摸我右边,被那傢伙吆喝:「不行,摸二边二百元。」在旁边看另一个学生竟然问:

  「这么靓!吃一分钟,多少?」

  「一边二百!」学生在喁喁细语商量。二百?有人说贵;有人说,看她这么美,便宜!

  地铁无裤日,整个车厢疯狂了起来,什么情况都是合情合理。这也吵醒了面对我,在座椅上打瞌睡的一个老头,他可没那么客气,一出手就将我的裙子掀起来看。

  今天出门时裤袜直穿,刚被划破这会儿穴庭中空,露出性感和白嫩的大腿根部。我吓了一跳,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老头竟然说:「二百,我有。」

  他付了钱后,不是吃我的奶,而是伸手进裙子里,开始挖我流着淫水的小肉穴。

  「不是,那里不能摸呀!」我浑身颤抖,被吓得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躲闪老头的侵犯,把腰往后一缩,啊……我大吃一惊,暗叫一声惨。是我把那顶在股沟的龟头,请进自己的肉穴里了。

  后头的陌生男人在我耳边笑:「呵呵…你这…可是自己请我进去的喔…」
  几个付过钱的男学生左右夹攻,摸着我的乳胸,我喜欢少年的触摸,快感,让人忍不住,正在性奋的时候,老头的站却到了。他舍不得,也不得不下车,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我仍被陌生男人紧紧抱着,趁机赶快把裙子拉好,我再环视车厢,似乎没有大人,就只剩学生。

  「别害臊…地铁无裤日,合情合理就没事…」陌生男人说完双腿用力,我感觉窄紧的小穴感觉被火热的肉棒全根尽没,接着身体被小屄里的阴茎顶起。
  我「啊…」一声,发出惊呼,只能脚尖着地。这男人这么强?他一边收钱,一边用火棍插在我体肉逼我就范。

  整群小男生几乎全付了钱,就只剩后一个害羞的小男生,他手上只有一百元,在犹豫,看同学说好摸,也忍不住了。

  「大哥!这是我的晚餐钱…嗯~我也要摸你女朋友。」

  现在,整个车厢全部缴钱,人人可以摸我,我眼前全是钱,想躲都不行。有的舔有的摸,搞得我心痒难耐,身体微微颤抖,浑身像蚂蚁在咬,奇痒,我好难受。

  更难受的是,上身被夹攻让全身没了力气,身体无力地下落,又立刻触到火烧般的被顶起。

  「骚妞,你别咬牙…要装没事…除非你想让学生看,你被大屌,从后面插着…」

  他利用我躲闪,更用力顶向我最敏感的禁地。我没听到声音,但有「噗哧」
  的感觉。

  这群小男生单纯,都没察觉我脸上露出惊呀的表情,是小穴正被陌生人肏着。要顾着自己,可别呻吟出声,也要满足付钱学生的需索。被一群人在争夺,我还是会感觉羞耻啊!

  大伙摸过一轮,不够瘾的纷纷再付钱,竞相伸出才刚长成的大手,覆盖在我高耸滚圆的乳房,有的揉弄乳头,有的用嘴吸吮。

  一分钟一批,那傢伙收的钱,早超过三千元。这会儿还在我身后,免费肏着我,搞得我微张着嘴唇,只能发出魅惑的笑脸。

  想夺回掌控权,我从包包里,摸出警察证,转头对那傢伙说:「今天所得一人一半,不然待会这群孩子下车,我马上逮捕你。」

  「不行!女警也一样。做妓收了钱,你就是我的人,我转卖,钱也归我。」
  我不依。他只好改口:「要不,从现在起,卖上身的归你。下半我付过钱,就归我,如何?」

  我点头。想说下面他有付钱,本来就该让他肏. 於是换我收钱,他专心的肏我。

  一会儿后,他竟然改口吆喝:「同学们!我女朋友乳胸丰硕,你们都摸过了,对吧?」同学纷纷点头,听他往下说。

  「但她腰肢极细,修长白皙的大更美。两腿之间,有着微微隆起的阴阜,被浓密乌黑的阴毛覆盖着,令人遐想万千。你们有人要买阴毛吗?」

  男生群口鼓譟,当然要。但男孩们不笨,嫌太贵,说要先验货。

  这傢伙很会做生意,把我的裙子往上一掀,就给看一秒,前面的男生眼尖,大声说有看到金色的阴毛。

  后面的说:「看不到,再掀一次可以吗?」

  那傢伙听到是金色的阴毛,不相信。马上伸手进裙子里拔了一根,秀出来说:「看到没?直挺挺会反光。现在涨价了,一根毛改卖二百元,要买吗?」

  一个小男生挤了过来,竟然说:「我快到站了,这有三百,可以优先买二根吗?」

  「嘻!嘻!骚妮子,讲好的,卖下面归我喔!」

  这傢伙太过分了,我不想理他。什么上面;下面?钱我收,就是我的。
  把小男生三百元抢过来,再抓他的嫩手,带往自己裙下,让他摸,我还亲了的他额头,说:「告诉同学,姐姐的毛,嫩不嫩?」

  这小男生,飞起来了,把手指头伸进嘴里,舔舔吸吸,说:很柔,很嫩,还很湿,味道很香!

  换我吆喝:「听到没,毛很柔,要买要快,一根二百,二根三百元。」阴毛贵,买的人不多。学生觉得,还是摸雪白的乳峰便宜。

  一时间又再争先恐后,有四五个人再次付钱,再恣情地摸我乳房。光滑的嫩肉被轻抚、被缓揉、被力捏、被向外拉址、又被来回揉搓。

  这群男生很可爱,没有让我产生嫌恶的感觉!

  只是我很害羞,用这种方式卖淫,冲击性实在太大了!

  而那傢伙更夸张,竟更公然肏着我,搞得我二脚无力地瘫软。很夸张也,只花一百五十元弄这么久?

  他戏谑我,说:「你就不夸张?当女警,居然利用地铁无裤日公然卖淫。」
  我嘘他,才赚你一百五十元,不划算。好在有这群学生,不无小补。

  为了满足小顾客,我一脸笑,将重量放在屁股上,让那傢伙从后紧紧抱着,他一下一下的在肏.

  我下身在接客;二手摊着包包在收钱。

  他和我抢生意,吆喝着卖毛:「还有十分钟到终点站,大降价。只要一百元就可以一手摸胸,一手摸阴毛。」

  我接口说:「只有摸阴毛喔!摸到我的唇肉要罚三百。嫌贵,就改摸姐姐的奶奶。摸奶一百;吃奶二百,想吃要快。」

  学生又是一窝蜂,竞相把钱投进我包包里。但这些孩子很乖,花钱摸耻毛,真的不会探向更深,真的不会摸我柔软的唇肉。

  只要有学生伸手进我短裙下摸耻毛,后头的痴汉只好把屌抽离。他让出,我竟然有一丝丝的空虚感。

  空虚的等学生摸过离手,他才会再把屌插进来。

  学生竞相付钱争先恐后,个个在我雪白的乳房,和大腿根及秘毛上,恣情地玩弄,调皮的孩子就会撕址秘毛。

  「姐姐,钱都花光了,每人送一根阴毛好吗?」

  「不行!姐姐的毛,岂不被你们拔光了。谁想和姐姐合照,做纪念?」想不到我的身价这么好,一群孩子不怕生,个个对着镜头比Ya!

  有些孩子自制力不好,把手伸到裤子里,在自慰。他们不知道,有一根肮髒的屌,就等在后头,趁着我收钱,只要有机会,就赶快插进来爽几下。

  哦!有插充实,没插难受…这。或许就是人生!

  放慢收钱动作,叫学生不要急,让姐姐拍拍照,好多爽一会儿。

  「喂!弟弟,你自慰动作不要那么大,小鸡鸡会受伤。」

  「姐姐这儿,有润滑油…你拿去用。」超不好意思,出门还自备润滑液,以为做妓会用到。

  这是很值得珍惜的卖淫经历。

  猛暗快门,多拍一点做纪念,让客人多肏一会儿,我也想多赚点舒服。
  论文,乾脆用连环插图,请教授自己看可以吗?

  一直搞不懂自己,总觉得和谷枫做,角度不对。就办案认知里,一般色狼从后侵袭,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。

  这傢伙怎这么方便,还带给自己很异样的享受?

  今天懂了,我的私密,是朝向后方开口,而这陌生男人的阴茎,和浩文一样,都都是弯弯往上翘,正好契合。

  才END了坏坏的浩文学长,怎又来了一个更坏的浩文2…真没完没了。
  这坏傢伙他每肏一下,那粗大的龟头,几乎是直接顶着我贞洁的花蕊。
  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,加上一群小男孩上下其手,搞得我心砰砰乱跳,想装淑女作势反抗一下,却使不出一点力气。

  粗大的龟头来回左右顶挤嫩肉,可惜场景太乱,我没机会感受快感与羞耻的张力。

  就在这时候,有一丝热浪从下腹升起。感觉粗大滚烫的龟头,怎紧紧顶着我的花房,它在不自主地收缩。

  这坏傢伙恐要射精了,赶快说:「不行!…」我若不是今天,就是明天排卵。
  努力着把腰部向前,试图让花蕊逃开硬挺烫热的龟头。但是没用,前面有十几双男孩的手,又把贞洁的花蕊,推向陌生男人身上,完全没有活动的间隙。
  「啊…你没套,不行内射…」我用优美曲线,僵成绝望的弓,嘴发出细微,完全无效的祈求。

  没用,也没人听到,我只感觉火热开始加速,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戳向娇嫩的子宫。

  「啊…」灼热的岩浆,对着贞洁的花蕊恣情地喷灌。

  这傢伙,显然很久没射精了!精液向我体内不断喷注,持续很久,多到沿着我大腿流下去。

  就说这傢伙很会算时间,射完精后,高喊:「还有三分钟到站,现在免费开放,想肏她也行。」

  「哇~」所有男学生都掏出阴茎,几十双可爱的手,蜂拥而来…瞬间昏天暗地。

  直到列车停妥,电车门打开,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坏傢伙藉机逃了。

  「本列车终点站到了…」同学听到广播,齐声大喊:「谢谢姐姐!漂亮姐姐,我爱你!」

  几个贴心的小男孩,护着我穿好乳罩,扶着我下车,还帮我遮着裙后的洞。
  我感觉浑身到处,都湿湿黏黏的。往下检视这才发现,在最后三分钟里,一群同学竞相自慰,纷纷把精液全喷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上衣和裙子,处处都沾上白白的精液,黑色的裙子更是明显。

  我心里暗叫:「惨了!裙后被割一个洞,衣裙全是精斑,即使用纸擦,也拭不去那浓浓的精液味道?」

  一个长的帅的小男孩,把手上一套衣服,递到我眼前,说要送女朋友的,先给我,让我去公厕更换再回家。

  接过来一看,是在路边地摊买的便宜货。拿着衣服往厕所冲,被一个老人家看穿,他跟着我到厕所。

  想要索我身上这一套?我不笨,不会丢,也不会送人,我要拿去卖,塔配相片肯定能卖到好价钱。

  回家途中,我在衣服口袋里,摸到写着电话的小纸条,一定是那男孩趁乱塞给我的。

  这套衣服不值钱,但心很重要,我把纸条收了下来!

  接着去药房,打开包包,怎全都是钱?

  赶快回家,先吞了事后药,再去沖澡。洗完澡把钱倒出来,全是小钞,有一百、五十,二十,还有硬币十元,五元……

  算了算,我足足赚了港币五千多元。倒也心疼这些小男孩,恐怕一星期的吃饭钱,全花在我身上了。

  躺在床上,我对那在背后肏我傢伙的长相,一点印象都没有,他赚的也不比我少。

  拿手机要打话给谷枫,怪了。怎有一通陌生的拨出电话?我没有拨电话,怎来的?

  迷糊的人,永远迷糊,我没去细究,人就睡着了。

  翌晨。

  把昨天的残破裤袜和裙子,拍照整理好,收进要交货的拉炼夹。

  这才想到,这个月订货业续下滑,我、雅婷、千莹,三个人加起来才卖出廿件。连环扣责问问谷枫,他推说,咘咘、祝金雁…都有,从婺源就近出货方便。
  「你该不会和咘咘、祝金雁整天肏来肏去,而没有在经营〈软男风潮〉网购平台吧?」

  谷枫哑口无言以对,我就心里有数了。

  登入〈软男风潮〉的原味内裤平台,产品都没有更新,人气当然冷清。
  把昨晚回家后穿的内裤PO上去,然后开始召唤色狼。

  我:闷热的天气…穿三角裤最舒服了!刚脱下来的…上头还有精斑呢!
  我:各位哥哥弟弟们,我是来售后服务的。对我的原味产品,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吧!

  我:平台怎寂静无声?怎都没看到色狼呢?狼啊…你们都去哪里狩猎了呢?
  听。魅惑女神,我在线上,正发出叫春的声音。

  我拿相机,再自拍一张透明丝袜美腿,PO上去。

  我:听到呼唤吗?喜欢看三角裤的狼狼,快抬头吧!看,中空没穿三角裤,我的维纳斯丘美喔?你的阴茎勃起了吗?

  我:看。我这诱人的曲线,让狼狼想到什么?想抚摸?还是扮色狼直接非礼?
  蛤?你,问我想要什么?嗯…我想要男人的体温,想要男人的手,隔着丝袜爱抚我,摸我光滑的美丘…

  狼狼不会忘记魅惑女神的阴毛是金黄色的吧?

  狼喜欢直挺挺的金色秘毛吗?

  我也喜欢男人那杂乱的草丛,狼狼快把内裤脱下来,女神就让你看肥厚唇瓣。先上先看,快脱下来吧!

  人家近来好忙…但肉体早散发着骚味,你们买我内裤,闻我腥臭的猫骚味,有兴奋吗?

  狼兄狼弟们…有没有人想舔我的屄?想不想用嘴巴含住唇肉。吸吮我流出来的淫汁?

  叫春…呼叫一会儿,终於有一只狼出声了,我认得他,小屌毛,他习惯叫我姐姐。

  我,问他:你是…上回索取黑丝袜照片那个帅哥?嘿嘿!那天丝袜被男友抓破了,不晓得你满意吗?

  屌毛:当然,我就喜欢丝袜的触感、视觉感!最爱撕破丝袜了。

  我:如果加上吊带,我想你会暴冲?

  屌毛:岂止暴冲,你看…

  对方传上来一张相片,我吓一跳。它就是魅惑系列的〈SM连身黑猫装〉。
  被撕破后,送给谷枫,怎会在对方手里?

  之所以吓到,是这件SM连身黑丝袜上,布满密密麻麻的精斑。上头,还有射精顺序编号。

  这傢伙竟然对着我的黑丝袜,射了99次精液。

  深聊一会儿,屌毛是在南京上班的高科技人才,每回婺源,就买我的原味内裤。他这二年所有的精液,全交付在我的原味产品上。

  我本想问他,人在那里?正在犹豫,谷枫竟然上来平台出声:「老弟你太夸张了…意淫99次,你真这么想干我家淫婆哦?那…来干她吧!」

  我不再犹豫,公然回他:「你开视讯,姐姐私下陪你玩。」

  是我主动对他发送了视频的邀请,他接受了。画面传过来,是一个长相很平凡的大男孩。看我为他几乎脱光了,很靦腆不敢正视我。无法想像,他年薪八十万人民币。

  屌毛:「姐姐,我想看,你自己把丝袜撕破,可以吗?」

  我:「当然。你也可以亲自,用手把姐姐的丝袜撕破。」我当着他的面,慢慢帮自己把丝袜撕开。

  我:「被你撕开了。用你的手指,现在就可以触觉我的温度、湿度。」
  屌毛:「可以扣姐姐的阴蒂吗?」

  我:「当然。姐姐好想湿,快伸出你的中指,抠弄我的阴蒂。」

  我:「你今天有坏坏?有自慰吗?」

  屌毛:「还没!」

  我:「赶快去拿我的三角裤出来。」

  屌毛转身拿包裹,就在视频前拆开,说:「这一件,昨天到货的。」

  我:「先闻三角裤底的骚味道。喜欢吗?要诚实回答喔!」

  屌毛:「喜欢!」他羞低了头,不敢看我。

  我:「你,自慰会脱光全身吗?

  他没回答,很激动。把我内裤放在鼻子上,像在吸毒一样,用力吸着。
  我:「那…我先脱了哟!先看我的美腿,再看屄。你也要脱,让我看到你勃起的样子喔!」

  我:「来…听姐姐的话,拿姐姐的三角裤,包着你的阴茎。」

  他照作了。

  我:「来~我们一起来手淫…」

  看着这屌毛握着阴茎在套弄。我张开双腿,让他视奸我裸露的蜜唇。继续诱导他…

  我:「好喜欢看你勃起的阴茎和大龟头。」

  我自己也想像着,把阴茎握在手中的温度,还有想像着阴茎上头的性臭味。
  看他在自慰,真会吸引我伸出舌头,想去舔他的屌。当我小巧的嘴,含住大龟头的媚态,看起来一定很淫荡吧?

  於是我张开大腿,对他做出召换。

  我:「来~用你的阴茎摩擦我的美腿。拿龟头磨蹭姐姐的阴唇…接着让大龟头敲着姐姐的阴蒂…」

  他的动作愈来愈狂,我知道他快射了…心里真的好想给他,所以给他一个情境。

  我:「喔~怎这么急着插进来了?好啦!今天我的身体由你来主宰…好在我有脱光全身,因为你会射在我身上。对吧?」

  屌毛:「嗯!可以吗?」

  我:「没关系!别害差,别切断视频。让我看着你射出浓稠的精液…」
  等他射精后,我再一次阻止他,别切断视频。

  因为我和屌毛私讯在网淫,谷枫看不到,只能瞎猜乱放话。

  「和屌毛网爱,怎样感觉呢?」还说我喜欢被羞辱…骂我贱X…之类的。
  「呵呵…不要害羞,就上来平台公开做,如何?」

  一口气上来,我问屌毛:「你…人,现在有在婺源吗?我要约炮。」

  屌毛:「没有。」

  我:「那就约…下个月廿一日起连三天,我都在婺源。你排假回来,我让你真真实实的射在我身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●

  三天后。

  凌晨一点,带班巡逻,勤务在漫无目的中结束。

  明儿一大早点还有会要开,没去找老阿伯,直接回宿舍洗完澡,赤裸,坐在镜子前,楞楞地看镜中的自己,无意识地梳着长发,那天在地铁上被一群学生围攻的画面,又涌现脑海。

  我开始担心阴阜有没有变黑,另一手轻柔地抚摸乳头,看来没事完美如初。
  这时电话响起,把我拉回现实,陌生电话?理了理情绪,吓了一跳,来电的是那个没来由的拨出电话。

  明白了。如果不是那电车痴汉?就是那个塞给我纸条的男孩。

  一则亦喜,一则亦忧。但这会儿好累,不管是谁,我都不想接,关静音二手一摊就睡着了。

  隔天早上,发现对方半夜还接连打了几通电话,看我不接,就发短讯。
  「被我操得太猛,不敢接客了?嘿嘿…快接电话,半夜出来兼差,多肏个几回就习惯了。」

  原来这电话,是那个地铁痴汉。

  一大清早,他还不死心。连我在开会,他也连环扣。等我会后一走出会议室,他又再来电。

  勇於对面,接起来…

  他劈头就骂:「你不知男人半夜最需要吗?做鸡的,半夜怎可以不接电话?」
  对精虫冲脑的男人,我跟他解释还在上班,「这会儿我才刚开完会呢!」解释半天讲也讲不清,他还是坚持,「就是要你过来…,要不,我去堵你下班?」
  他给我一个地址,说巷子底右边最后一家。

  「还有,你刚开完会,就穿女警服过来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