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夫郎】【作者:楼外青山的喵】
【我的夫郎】【作者:楼外青山的喵】
字数:226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简介:

  安静吃肉不解释!

  我的夫郎肉肉肉!

  第一章

  身为一个哥儿,没有纤细柔和的身段,没有如同牛奶般白皙的皮肤……张骆的父亲和爸爸很苦恼,认为儿子不好嫁,很难嫁出去。张骆也是

  这么认为的,他很苦恼。

  一身比一般汉子还要饱满的肌肉分布在身体的每一处,一张刚毅的脸,一双仿若铜铃的大眼。

  好朋友看着张骆的身体直流口水,说,要是张骆是个汉子,他肯定非张骆不嫁。

  然而,张骆是个哥儿!

  他很苦恼,也很郁闷。所以,好朋友朱毅拉着他去据说最容易碰到419的酒吧去找艳遇什么的,他就去了。

  后果是就,看着朱毅在舞池里扭动身体,各种发浪,他却只能端着酒杯,心塞的一口接着一口闷!

  好在张骆是千杯不醉的体质,家里也不缺钱什么的,要不然啊,最后非得被人拖着回去,再要账什么的,想想就丢人。

  距离张骆不远的一堆人里面,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哥儿舔了舔红唇,对着伙伴说:「那个汉子长的可真是帅!」这话刚落,一旁的汉子就嗤笑

  出声道:「骚货,你对着哥儿也能发春。」小哥儿听了话,一愣,双眸专注的看了看张骆,少顷,长大了小嘴,爆出粗口:「卧槽!」

  张骆的孕痣不在眉心,而在耳垂上,小小的一颗,颜色很鲜艳。

  小哥儿感觉自己的心碎成一片儿一片儿的,嘟着小嘴,愤愤的看着张骆。「居然是个哥儿,居然是个哥儿!」简直无法接受好不好,刚刚还

  春心萌动了好不好,那么帅,那么刚毅的脸,那么强壮的身体,他居然是个哥儿!简直卧槽的不要不要好不好!

  小哥儿叫陈子辛,是家中独宠的小哥儿,为人娇惯,被张骆的身份刺激的脑袋一发懵,掏出一包药粉就洒进了酒杯里面,然后端着酒杯,一

  步三摇,摇曳生姿的走到了张骆面前。

  「帅哥儿——」陈子辛一副色眯眯,春心荡漾的模样看着张骆的脸,越看心里就越难受。

  「唔——」没想到会被人搭讪的张骆一愣,再看到陈子辛那张貌美如花的脸蛋,整张脸刷的一下红透了——貌美如花的小哥儿!身姿柔软,

  摇曳生姿,吐气如兰……一系列的词语在张骆的脑海中刷过。

  傻兮兮的张骆接过陈子辛的酒杯,在陈子辛仿若星辰的眼眸下,一口闷了!张骆这会儿的眼中只有陈子辛那张如花似玉的脸,陈子辛说什么

  ,他根本没有听到,就只看到那张嫣红小嘴,一动一动,特诱人。

  一口闷的下场就是,张骆被药倒了。

  陈子辛抵着张骆的身子,回过头冲着那几个小伙伴喊道:「还不快过来帮忙!」

  听到陈小公子的召唤,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陈子辛把张骆一下推到其中一人身前,随后拍了拍手,冷哼一声:「扛着他,跟我来!」

  一行人扛着张骆一路顺畅的走出了酒吧,陈子辛给自家大哥来了一通电话,得知死对头今晚在金煌酒店之后,领着小伙伴赶往了金煌酒店。

  陈子辛有个死对头,叫裘让。以陈小公子的容貌被称为貌美如花,那么裘让就是倾国倾城,妖孽了!然而,裘让是个汉子!陈小公子咬碎了

  牙齿,心里恨的要挠花那张脸,也就只能是想一想。

  偶尔听到别人说他和裘让是欢喜冤家什么,陈小公子嗤之以鼻,他和裘让,欢喜冤家,呵呵哒!

  现在陈子辛的脑海中就只有一个绝妙注意,让这个被药倒的强壮哥儿和那个倾国倾城妖孽的汉子在一起……这么想一想,陈子辛就觉得自己

  太聪明了,真不愧是陈子辛。真是恨不得给自己贴上一个聪明赛诸葛的称号。

  有自家哥哥,那个和裘让是好伙伴的人做卧底,陈子辛非常顺畅的找到了裘让的房号,非常顺利的把张骆给弄进了裘让的房间内,然后,非

  常顺利的……走了……

  事实上,今晚注定是一个非常巧合的夜晚。

  裘让,也被下药了。然而和张骆的药不同,裘让被下的是春药,还是比较烈性的春药!

  等裘让逃脱下药人的纠缠,回到房间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。所以在关上门之后,裘让本能的走到了床边,迷糊中看到一个人

  形在床上。顺从本能的趴伏在那人的身上,一双白皙纤细的手指很是利索的把人给脱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从肩膀摸到大腿,微凉却滑腻弹手的触感让裘让很是着迷,顺从本能的来来回回摸上好几遍。直摸的身下的人恩恩呜呜的呻吟出声。

  粗哑,低沉的呻吟声听的裘让的胯下更加的怒张,双手一伸,扒开身下人的双腿就耸动着腰部想要插入。然而分泌出透明液体润滑的龟头却

  是滑腻的厉害,戳了一会儿,也没能入了洞穴。于是就那么滑滑腻腻的戳着身下人的下身处,弄的泥泞一片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裘让发泄了出来,白花花的精液洒在了身下人的下体,滴滴答答,黏黏糊糊的。

  脑子稍微清醒了的裘让眼前也清晰了不少,看着对方凌乱的下身,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。伸手摸了摸对方紧闭的菊穴,捅了进去。手指进

  入打开缝隙,菊穴内早已泛滥的淫水就流了出来。

  心里模模糊糊的知道,这是遇到了极品了。

  草草的扩张,抽插了几下,裘让扶着自己再次勃起的肉茎,抵在菊穴口,然后插了进去。

  「唔!」好胀!张骆迷迷糊糊的像在做春梦,那种后穴被撑开的胀痛感真实的让他忍不住蜷缩起身体来对抗。

  入了洞穴了,那里面高热,滑腻,濡湿的美妙感觉彻底的迷惑了裘让,勾引的裘让大力抽插,两颗精囊啪啪啪的拍打着张骆的屁股,力道之

  大,恨不得将两颗饱满硕大的精囊也塞入那销魂蚀骨的小穴里去。

  裘让的药性是在他第三次射精的时候彻底消散的,裘让黑黑的眼眸看着身下这个粗壮的哥儿——下体凌乱,饱满的腹肌上都是他的精液,粗

  壮的大腿上是被他抓出来的青紫痕迹。

  一张刚毅的脸,这会儿眼睛紧闭,眼尾处却是红润一片,鼻尖也是红红的,嘴唇上一片牙齿印记——看起来,异常的可怜。

  裘让并没有因为药性散了而停止抽插,抽出阴茎,而是放下了张骆的两条腿,伸手穿过张骆的腋下,将仰躺的张骆给抱了起来。

  看着张骆耳垂上的孕痣,裘让不客气的含住了张骆的耳垂,敏感的耳垂被含入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,还被灵活的舌头勾弄,被牙齿轻轻啃咬

  ——刺激太强烈,张骆的身体颤抖着。

  裘让很满意张骆的反应,于是大度的放过张骆的耳垂,不客气的从脖颈处啃咬、吮吻到了胸膛。

  眼前的乳头并非是一般哥儿的粉嫩可爱,有些深的红色,显得很是诱惑,像是一颗艳红的山茱萸。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上去,没有留情的力道

  很容易在张骆的乳晕处留下了齿痕。

  舌头拨弄着乳头,感受着身下人的躲避动作,裘让很不愉快的猛力插入后穴,激的张骆身子一僵,不敢动作。裘让很满意,于是抽插的动作

  舒缓了很多。

  下身、上身都被抚弄照顾着,对于张骆童子鸡来说,太刺激了。

  于是,高潮之后,张骆很荣幸的昏了过去。而裘让暴君已经吃的饱饱的,很满足的拔出了阴茎,菊穴内被阴茎堵塞的精液流了出来,白花花

  的精液配上被精囊拍打的红艳艳的屁股,看上去异常的勾人,色情。

  裘让有些口干,舔了舔嘴唇,还是放弃了继续品尝的美好想法。拿过张骆的白色内裤,堵住还是流着精液的菊穴,然后一扯被子,盖上,睡

  觉。

  第二章

  张骆第二天并没有清醒过来,因为他……感冒了,发烧了,整个人都处于高热状态。

  满足了欲望的小渣渣裘让很愧疚的把自己的专属医生给叫了过来。医生刘越看着被裹成茧子的张骆,扶了扶眼镜,淡定的伸出手,把那些碍

  事的被子,单子什么的给扒拉走了。

  然后看到的就是满是痕迹的身体,倒抽一口凉气,眼神诡异的看向一侧的裘让。心中感叹,没想到啊,裘让这么禽兽,暴虐啊。瞧瞧,这人

  没有被他做死,就是身体强壮的福气!

  一通检查下来,刘越眼神的眼神更加诡异——裘大爷居然跟个毛头小子,不解风情,第一次就毛毛躁躁,欲求不满的把人给弄伤了!没想到

  啊,裘大爷居然好这口!啧啧!

  裘让哪能不知道刘越是什么想法,然而,把人弄伤了,的确是他不对,没有给清理,是他不对,总而言之,他不对。

  刘越离开后,裘大爷看着张骆难受的表情,心里挺愧疚的。

  他和陈家的小兔崽子斗法,结果连累了无辜,还有那个给他下药的不要命的,越想越觉得张骆无辜,裘让心里就越愧疚,于是,裘让做了决

  定——娶张骆!

  于是几通电话之后,裘让的父亲爸爸知道儿子终于开窍了,不用着急儿子还是童子鸡,不用担心儿子孤独一生啦,儿子要娶夫郎了!

  于是,还是昏迷的张骆,就这样……

  刘越的药好,医术棒,第二天张骆就退烧了,人也清醒了过来。

  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倾国倾城妖孽美人脸,然后,张骆脸红了,美人真漂亮。不可抑制的羞涩情绪让张骆瞄一眼美人脸,不好意思的垂下头

  ,然后忍不住的再喵一眼美人脸,然后不好意思的垂下头,这么循环着。
  然而,越看美人脸,张骆就越觉得眼熟,停下动作,张骆开始想,貌似他是酒吧里面被一个小美人请了喝酒,他特豪爽的一口闷了,然后…

  …他醉了?不不不,他是千杯不醉,是真的不醉,那么,后面发生了啥事儿?

  想着想着,张骆的脸就红了,他好像做了个春梦。还挺真实的春梦……然后,下身菊穴处传来的别扭感觉,让张骆的脸瞬间由红变白——不

  是春梦,是真的!

  后穴处那种被撑开,被操弄的无法合拢的感觉,穴口处肿胀的感觉,穴内被上了药膏的黏腻感……

  张骆白着脸,看向了妖孽美人,那张脸和春梦中的那张脸越来越像,然后……张骆哀鸣,拉扯被子将自己的头盖住——卧槽卧槽卧槽,春梦

  泥煤啊,见鬼了!

  被张骆动作弄醒的裘让看着不断耸动的被子,心里嘀咕,该不会哭了吧。然后脑海中自动播放张骆被操哭的时候,那红艳艳的眼尾,还有被

  染湿的鬓角……裘让硬了,不自在的勾了勾嘴唇,试图摆出一个好看的笑容,然而,失败了。

  默念了好几遍清心咒的裘让拉开了张骆的被子,看到的就是张骆那张刚毅的脸上一副难以置信,生不如死的表情。瞬间心里不舒坦了,怎么

  着,被他这么个大美人上了,有啥生不如死的?他是有责任心的人,会负责,会娶他的,难以置信个什么劲?

  尴尬……静默……

  张骆看着裘让,整个人都讪讪的,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「我会负责的。」裘让看着张骆傻兮兮的样儿,很郑重的说。

  「啥?」张骆觉得自己幻听了。

  裘让皱眉,难道是个傻哥儿?不对啊,昨晚的反应也不像是个傻子啊。那么……「你不愿意?」裘让看着张骆的俊脸,一副「你敢点头回答

  是,老子就操死你」的表情。

  张骆摇头,然后反应过来身为哥儿太不检点,立刻又点头。

  裘让捧住张骆的脸,一张倾国倾城,祸国殃民的脸蛋上充满了怒气——张骆傻傻的看着,美人儿生气也是美人儿——「你摇头又点头,什么

  意思?」裘让此时的心里话是:果然是欠操,想方设法的引起我的注意,来操你!

  张骆目光从裘让的脸上移开,然后忍不住的又挪了回来。「我……」张骆略纠结,不知道说什么。「我会负责……」

  裘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,这个傻货在说什么!

  「我、我会负责的!」

  裘让「……」

  静默……

  「好啊,你负责。」良久,裘让勾唇笑了,倾国倾城、祸国殃民。

  然后,事情就像是脱缰的野马,狂奔在戈壁滩上。

  结婚,简单而迅速的变成了,拿本、摆宴席、喝酒洞房……咳咳,虽然已经洞房过了,然而,又被吃干抹净什么的,也是事实。

  张骆觉得,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呢,就已经嫁为人夫,然后,现在……他和裘让,在渡蜜月。

  嗯,裘让说,要给他一个甜蜜温馨、回味无穷的蜜月。

  现在,他们就在一家特色酒店中,据说是裘让的朋友开的。

  裘让正在洗澡,张骆开始在房间内探险。

  整个房间被装饰的特别富有古代气息,张骆不太懂这些,不过在电视上看到过类似的场景。好像是某一任皇帝和他的爱人一起沐浴然后爱爱

  的场景,当然电视上是很含蓄的演绎着。

  找到了镶满了白玉的浴池,冒着热气的温泉水,上面洒落很多新鲜的花瓣……张骆觉得很囧,很微妙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。

  等到裘让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张骆看着裘让,鼻腔内一阵发痒,然后……啪嗒,水珠滴落在地面轻微的声音,被无限放大。裘让慢慢的、风

  情万种的走到张骆跟前,笑:「你流鼻血了……」

  张骆一抹鼻子,一手鲜血,红艳艳的。

  「真可爱……」裘让并没有给张骆纸巾,而是用手给擦了下去。

  轰,张骆的脸红成一片,那个可爱什么的这样的词,真的和他一点儿都不搭配啊什么的。

  下一刻,视线转动,这会儿张骆看清楚,房顶上面是一幅幅的春宫图,画的特别清晰,画中人下身连接处的泥泞都特别的清晰。然后后知后

  觉的发现,自己被裘让给抱了起来,还是公主抱!

  卧槽——虽然是个哥儿,然而,张骆的身体很汉子,超级汉子,特帅气!
  裘让的身体忻长,四肢修长,皮肤白皙,给张骆的感觉就是——美人儿,招人疼。然而,裘让抱张骆很轻松,平日里柔和的皮肤,现在充满

  了力量,里面的肌肉并不愤张,却很有力。

  该说,汉子怎么着都是汉子,哪怕他长了一副极品哥儿的身体。

  张骆听着裘让的心跳声,突然很安心,那种前段时间还愁嫁,找不到汉子,这会儿已经和汉子做爱很多次,且已经结婚了的情况,变的越来

  越真实。并不像是梦那么虚幻,张骆有了一种自己回和裘让过一辈子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张骆很喜欢。

  几步路来到刚刚张骆看到的白玉浴池边,裘让并没有在张骆的期待的表情下将张骆放下,而是一扔,把张骆给扔进了巨大的白玉浴池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