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城市中找激
城市中找激



初春的大氣,還是那麽的寒冷,一陣陣涼風,迎面吹來,使人凍得發抖,氣溫也很低,天上飄著細雨,一陣緊一陣停的,把大地弄得泥濘不堪。春寒是必然的現象,人們都穿上厚厚的衣服,街頭顯得還是很冷的氣候.

林志杰是一位剛由新界的家中來到九龍中的一位年青人,他 有二十多歲,家庭環境,算得上不錯。他在家里,成天除了吃飯之外,無事可做,日子久了,就想動一動。

他的家,是在新界鄉下,偏僻而閉塞,不是年青人能夠住下去的地方。

林志杰到城市中來的目的,是想在城市中找一些刺激。他向家中的父母說得非常有道理,年青人應該到大的都市中去求發展,多學一些作人作事的常識,讓他的父母對他所說的這些,聽起來十分滿意。爲他準備了豐富經費,作爲他謀取發展的基礎。

林志杰拿了這筆可觀的款項,卻計劃到城市中尋些風流韻事。

一離家,他的全副精神都來了,憑著年青力壯,還有一副不太難看的面孔,袋中又有鈔票。所以想要撥個妞兒,那真是易如反掌了。

林志杰滿腦子打著如意算盤他到了城市,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。對街上有幾家咖啡館,他隨便向其中了一間走了進去。

推開那玻璃門,他就大搖大擺的走進去。一進來,就是一股濃厚的女人香味傳來。林志杰發出了會心的微笑。他找了個空座坐下來。

一位年青美麗的女侍走過來,她那性感而又惹火的身材,加上那股吸引人的媚力,一下子把林志杰迷住了。

那位性感的女侍說道:“先生,你要些甚麽呢?”

好動人的聲音。燈光那麽暗,林志杰向她看去,就笑道:“要一杯多情而又溫柔的咖啡,好嗎?”

那女侍向他笑了笑,遞上毛巾。林志杰趁著她彎下腰來,放毛巾時,就對著她豐滿的乳房上,摸了一把,那女侍要沒生氣,她笑了笑就走開了。

低沈的音樂,夾著情侶們情話綿綿,這家咖啡館夠情調了。過了一會兒,那女侍就捧著咖啡來了。

她把咖啡放在桌上,又加了糖。志杰趁她放糖時,又在她乳房上模了一下,並問她道:“小姐,這麽好的寶貝,能夠買的到嗎?”

那女侍笑嘻嘻的搖頭道:“這 能看的,你摸了已經好過份,不能一個人獨享 ”

聽了她的話,林志杰知道沒有辦法了。

別人都是一對對,坐在卡座里說個沒完。自己一個人顯得好無聊,這里的情調也不夠刺激。付完了帳,他便出來了。

過了一條街,又看到閃閃的燈光到處皆是,這條街酒館很多,格調也高雅。

志杰走進一家有女侍陪酒的酒館。一進門,就有一個女侍給他送上香吻。志杰扶著她的腰,到沙發上坐下來。

一瓶威士忌下肚了,林志杰就發神經了,他覺得這里好惹火,又要了一瓶。女侍把瓶蓋一打開。材志杰就拿著酒,把酒向地氈上倒去。

那女侍笑道:“沒關系,盡量倒吧,市面上的地氈正在大減價, 妥有錢,隨時可以換,等會一塊算帳好了。”

林志杰倒了兩瓶酒,發了一會兒瘋,付完帳就出來了。在冷風中吹,那威士忌的力量也漸漸消失了。

轉過了一個大圓環,四周都是很堂皇的,有醉人的音樂,還有女人。他想:這里應該是溫柔鄉了, 要口袋中有鈔票就可以。如果眼光不錯的話 看來會找到所需要的。

志杰的酒意,還沒完全清醒,就對著一座大樓而來。這座大樓的電梯,十分忙碌。進進出出的人,是那麽多。

志杰一到了電梯門口,看到那此一出出入入的,都是一些打扮得如花似土的女郎。他心想:好呀 終于走到溫柔鄉了。

他走進電梯里,一個單身女郎,已經站在那里,她有高聳的乳房,纖纖細腰和豐滿的肥臀,身體裹在一件薄薄的洋裝里,那一對豪乳好像要跳出來似的。

志杰對她瞪了一眼。她也瞪了材志杰一眼。她的眼睛好黑好亮,好迷人啊

志杰吧肩膀聳了一聳。她也向林志杰嘟了嘟嘴。

志杰不願放過這個機會,就問道:“小姐,奶怎樣稱呼?”

那女郎剛要開口,電梯停住了。門一開,人們就一擁而散。志杰怕被她走丟了,忙在她乳房上捏一把。那女郎叫道:“哎呀 死人,你想吧我捏死呀 ”

志杰笑道:“對不起,請間芳名?”

女郎道:“你想殺人是嗎?想吊膀子,那有你這種吊法的,你一定吧我的那個地方捏青了。”

志杰暗想,這個妞兒可不簡單呀 于是又笑道:“我想知道奶的名字7”

兩人面對面,翻著眼在說話。女郎道:“剛才你捏我那一吧,還捏得過瘾嗎?”

林志杰笑道:“對不起,是不小心的。”

那女郎也笑道,“我還是第一次碰上你這樣的人,硬上的 ”

志杰在她肩上怕了一下道:“新潮嘛 夠不夠刺激呢?”

女郎用一種審查秘密似的眼光,對著志杰由頭上看到腳下,又對他臉上細細的看,就笑起來。

志杰趁勢在她肩上搖了下道:“我問奶甚麽名,奶還沒有回答哩 ”

那女郎道:“葉萍,你呢?”

林志杰道:“我叫林志杰。”

很簡單,這大概就是叫新潮了,兩個人幾句話后,就挽著手一同進了電影院。

葉萍依偎在志杰的懷中,那一對豐滿的乳房,在面前頂來頂去。微有酒意的志杰,偷吻了她一下,就摸了下去。

葉萍用手一推,把他推開了,她握住他的手,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說道:“電燈還亮著,人又那麽多,就不怕別人笑話呀 ”

志杰 好笑一笑,暫時忍住,安靜下來,但是手卻對她的大腿上,捏了了下,摸了一把。